最新最快汽车新闻
太阳能光伏网

T系列传奇往事: 大众为何用ID.Buzz复活T1?

大众汽车初创时间很早,1937年就由德国劳工阵线( Deutsche Arbeitsfront )在柏林成立了。看过James May纪录片《Cars of the People》的朋友应该还记得以下这些信息(没看过的强烈建议去看一下):战术忽悠组织KdF(Kraft durch Freude,力量来源于快乐)当时为了剥削民众劳动力,开出了很低的劳动薪水,但“附送”一些中产阶级才能拥有的活动,比如戏剧、音乐会、图书馆、游轮旅游,以及一个工人大半年工资就能买到的大众牌双门甲壳虫轿车。

对了,他们还设计了一种“大家都买得起”的私人飞机Volksflugzeug。论吹牛,坐办公室天天开会的画饼大师,都比不过上世纪的KdF组织。

费迪南德·保时捷博士被小胡子拉去设计了甲壳虫,技术目标是极速达到100km/h,可以乘坐两名成人和三名儿童,大家都得买得起,不超1000马克,相当于普通工人大半年的工资。

Kdf发起了“甲壳虫储蓄计划”,民众需要每一周购买5马克的邮票(国民平均收入32马克/每周)来集齐共计990马克的甲壳虫购车款。

闪击波兰发生之后,众筹买甲壳虫的群众才发现被忽悠瘸了,众筹计划的钱都被用去造军用车,保时捷博士设计的甲壳虫被改装成Type 82多功能车,大家喜欢叫它“桶车”。至于收税建设的高速公路也没打算给民众用,那是德军快速调动装甲部队的快车道。

保时捷博士也没闲着,他被小胡子拉去设计装甲车辆了,著名作品包括保时捷虎式坦克、费迪南自行火炮、鼠式超重型坦克。这些装甲车的共同特点是电驱动,而在30年代花大成本去设计这么先进的电驱装置,摆明了就不是为了实用的。

因此,浪费了德三大量金钱研发出一堆垃圾装备的保时捷博士,后来获得了一个美名——“抗德奇侠”保时捷。

不用我剧透大家都知道,德三最终打输了。

盟军接管了这座“大众汽车城”(Stadt des KdF-Wagens)之后,将其改名为“沃尔夫斯堡”(Wolfsburg),也就是今天我们称呼狼堡的正式名称。

美军后来将大众工厂移交给了英国人,而英国陆军的伊万·赫斯特少校(Ivan Hirst)接管了这里,从1945年9月开始重新生产汽车,英国陆军给大众工厂下了2万辆的订单。1948年3月,英国人打算将大众汽车免费送给福特汽车,但亨利·福特二世(就是《极速车王》里面那位大胖子)认为大众无利可图,因此放弃了。

恩佐·法拉利骂得对,“亨利·福特二世只是个二世而已”。

二世不仅错过了收购法拉利的机会,还错过了拥有欧洲第一大车企的机会。

从1948年开始,大众汽车走上了帮助德国战后复兴的道路,而“为人民造车”正是抗德奇侠保时捷博士设计甲壳虫的初衷。

正是1948年,德国工程师海因里希·诺德霍夫(Heinrich Nordhoff)被任命为大众汽车的掌舵人。这位毕业于柏林工业大学的工程师,曾经是宝马航空发动机的工程师,欧宝汽车的技术大神,他上任大众掌舵人之后,用了13年时间将大众从一片工业废墟变成年产量100万的欧洲大车企。

诺德霍夫在任期间,德国媒体称其为“诺德霍夫国王”,他主要做了三件大事:

第一件,刚刚说过,让大众成为年销量100万辆的欧洲大车企。

第二件,收购Auto Union,这个品牌日后在保时捷博士外孙费迪南德·皮耶希的领导下成为媲美梅奔宝马的德国豪华品牌。

第三件,让Type 1(甲壳虫)和Type 2(T1)成为德国汽车的象征,对外营造了德国汽车结实、耐用、经济、可靠的形象。

下图是1955年,第10万辆大众T1从沃尔夫斯堡生产线下线的照片,正在生产线叉车前方讲话的西装大哥便是“诺德霍夫国王”。

我之前讲过T1诞生的故事:1947年,荷兰经销商老板Ben Pon见到大众工厂里面的这台基于甲壳虫底盘打造的平板车(Plattenwagen),突然有了一台厢式车的设计灵感并画了下来。

最终大众汽车接纳了Ben的建议,将其研发了出来。因为甲壳虫是大众品牌的第一款车,叫Type 1;因此这台厢式车获名Type 2,成为大众品牌的第二款量产车,沿用甲壳虫的后置后驱底盘。

鉴于保时捷356用的也是甲壳虫底盘,所以大众T1面包车与保时捷356是客观事实上的同源……

论模块化造车,在座的都是弟弟,只有大众才是祖师爷。

T1(Type 2)的做工很糙,诺德霍夫解释了它的设计初衷:我们希望大家使用Type 2的时候不用带着斯斯文文的手套,它是一台工具车,死劲豁也不会烂。

Type 2一开始只有一台24PS的水平对置四缸汽油机,虽然跑得很慢,但它可以装载重达750kg的货物,或者8名乘客——再多一点也没所谓。

Type 2在德国非常受欢迎,但它的产能却很低,一天只有10辆,产能爬坡到1950年底才终于达到年产8000辆的水平。

战后德国百废待兴,Type 2显然是比Type 1甲壳虫更实用的机械,它便宜且用途广泛,产出来根本不够卖。

考虑到Type 2供不应求,大众汽车在沃尔夫斯堡西边的一座城市建设了一座传奇的轻型商用车制造厂(Volkswagen Commercial Vehicle plant)。

这里,就是下萨克森州的首府,工业重镇汉诺威(Hannover)。这个选址从235个备选项中脱颖而出。

1956年汉诺威工厂正式投入运营之后,Transporter的传奇故事进入了新篇章。对了,大众T系列的全名叫Volkswagen Transporter,按照代数往后排辈分,T1、T2……T7。

当初为了在这块空地上建设一座工厂,德国人建起来一座临时的小型城市,有临时板房、帐篷下的食堂、临时的办公室等等。

一共28台起重机和22台大型搅拌机投入工作,每天新增5000立方米的混凝土。与此同时,新的铁路轨道也建设了起来,用于连接汉诺威工厂与当时现存的铁路网。

准备进驻汉诺威的员工在沃尔夫斯堡工厂接受生产培训,汉诺威工厂进入运营时一共有4000名员工参与生产,而这个数字到2020年增至1.48万人。

看Type 2从汉诺威工厂下线也是一种享受,像过山车一样。

德国人的工业制造能玩出艺术来。

从T1到T6,生产主力都是这座汉诺威工厂。

如今汉诺威工厂占地面积达到110万平方米,相当于152个足球场。

如果说甲壳虫Type 1是邪恶的化身,是庞氏骗局的典型案例(33.6万人被众筹计划骗了);那T1 Type 2就是勇气的化身,它代表着德意志民众在战后重生的智慧与勇气。

下面是Type 2的剖面图,可见它的机械结构是如此简单。我曾在法国开过一次60年代生产的Type 2,完全没有操控可言,没有任何助力装置,就是一款非常简陋但实用的大空间多功能车。

大众官方如此评价Type 2 ——它本是工人阶级的一员,但现在的实情是:哪个阶级有了它,那都是锦上添花。

巨大的大众车标和笑脸车头、风骚的双色车身、极低的用车成本、丰富的改型案例,让Type 2风靡于欧洲与美洲数十年。

它可以被改造成皮卡用来运货。

它的乘用版连印度人看了都手痒。

它是救护车,是云梯车,是邮政车,是移动小贩的厨房。

它让广告界为之痴迷,段子手的最爱。

它可以被改造成豪华Limo。

它在电影里面有一席之位。

它在大众粉丝的推动下成为了各种文化符号,比如成为三侉子的斗。

比如成为电动童车。

比如成为吧台。

比如成为帐篷。

大众宣传Transporter系列广告的时候,总要拉上Type 2做文化沉淀。

大众还曾经4次复活Type 2。

2001年大众Microbus概念车,原计划2007年登陆美国市场销售,但可能嬉皮士不够用了,这个项目在2004年5月就宣布取消。

2011年日内瓦车展发布的Bulli概念车,直接沿用了Bulli小名。这台概念车是纯电动的,40kWh电池包提供299km续航里程。量产?想多了。

2016年发布的BUDD-e概念车,使用MEB平台打造,搭载101kWh大型电池包,续航375km,原定于2020年量产,当然现在都2021年所以这次也是跳票。

2017年日内瓦车展公布的ID. Buzz概念车,ID.电动车系列的大个头,Buzz是Bus的谐音。

2022年,ID.Buzz在美国田纳西州东南部工业城市查塔努加(Chattanooga)实现量产。

对了,在2018年洛杉矶车展,大众还展示了ID. Buzz Cargo概念车,这是Buzz的货运版,同时也是每一代T型车必备的版本。

综上所述,大众一共4次准备复活T1,共有5款概念车出炉,如今情怀终于落地,ID.Buzz于今天(2022年3月10日)在德国汉堡首发,汉诺威工厂继续担当量产大任,5月在欧洲预售,秋季上市。

德国人复活Type 2,是历史的必然。因为Type 2凭着聪明的设计、极简的做工、无限的功能参与到了德国战后重建的浪潮中,它在德国人民心中的地位是崇高的。

这也是为何大众官方将其称为“工人阶级中的一员”。

大众T1过70岁生日的时候,大众商用车部门给它做了一个用7支火花塞当蜡烛的生日蛋糕。

如今的Transporter大本营依然是汉诺威工厂。

2021年慕尼黑车展首发的T7(MQB平台)也在这里生产,汉诺威工厂因此接受了现代化改造,引入德国工业4.0的数字化与自动化制造技术。

大众汽车践行Change4Factory生产战略,目标在2025年将汉诺威工厂生产过程中的排放物降低至2010年的50%水平,以迎合大众集团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

自动化水平在这次改造中得到提升,在制造T6的时候,工厂的自动化水平为77%,如今T7生产线的自动化水平为93%。

汉诺威工厂的两条生产线将在未来分别生产T6汽油版/柴油版与T7汽油版/柴油版/混动版,以及ID.Buzz纯电乘用版/纯电商用版。

很多人认为Transporter家族是小众的玩物。错了,在中国很少见而已,在欧美社会,Transporter可是与Transit全顺一样的劳动工具。

我们来看一组数据:截止至2020年初,大众Transporter家族(T系列)一共生产超过1300万辆(其中950万辆来自汉诺威工厂),是全世界最畅销的多用途车型。

为了给新诞生的ID.Buzz造势,大众商用车部门拟定在2022年7月15日至17日,在汉诺威展览中心举办Bulli狂欢节,这也是ID.Buzz首次加入Bulli狂欢节的重要时刻。

当年被盟军扔掉的大众车厂,德国人单靠Type 1甲壳虫和Type 2 T1打下了一片江山,现在成为了欧洲汽车工业老大,想不到吧。

(文:太平洋汽车网黄恒乐)

最新相关

煮酒论车|途观L出众款怎样定义15万级?

15万元价位的SUV市场,历来是各大车企的"兵家必争之地"。相比10万元以下的入门级SUV市场,15万元档位不仅能覆盖更广泛的消费群体,也为车企提供了更为丰厚的利润空间。随着消费者购车观念的升级,...

价格战趋缓?新能源车L2级渗透率达54%

随着国家"以旧换新"等政策的落地,汽车市场流量与声量"共振"的行业背景下,新能源汽车市场也迎来了同、环比共同增长的"红五月"。市场销量的复苏难以掩盖车企面临的挑战,"价格战"的持续使得行业...

车圈快与慢: 如何从价格战到价值战?

众多自主品牌、新势力头部企业家和专家学者齐聚一堂,探讨着变革中的行业现状。如今的汽车行业,乱象层出。从过度营销、乱带节奏,技术误导,到现在的卷技术、卷配置、卷价格。北京车展前后的更是...

卖出白菜价的BBA还能算是豪华品牌么?

五折奔驰,六折宝马,七折奥迪?近期,豪华品牌疯狂降价的新闻层出不穷,引发了众人的围观和讨论,"宝马腰斩式大降价"的话题更是直接冲上了微博热搜第一。"经销商都赔钱卖车,现在买车是真合适,你去...

袁宇: 车路云一体化赋能"单车智能"

6月18日,2024中国(亦庄)智能网联汽车科技周暨第十一届国际智能网联汽车技术年会(CICV 2024)盛大开幕。来自整车企业、科技公司、高校及科研院所等数百位专家代表共聚一堂,探讨智能驾驶、智能座...

图观车市|5月乘用车市场销量排行榜

乘联会数据显示,5月国产乘用车新车销量170.25万辆,同比微降1.54%,环比增长11.48%。其中燃油车销售89.87万辆,同比减少21.94%,新能源车销量80.38万辆,同比增长39.09%。1-4月累计新车销量802.58...

玛莎拉蒂阵容: 格雷嘉纯电全球首发

日前,玛莎拉蒂公布了2023上海车展的新车阵容,包含多款电气化以及重磅车型。它们分别是Grecale(参数|询价)格雷嘉纯电SUV全球首发、GranTurismo EV亚洲首秀、GranTurismo Trofeo版、Grecale格雷...

峰值功率近300kW 星途首批充电场站上线

2月4日,星途官方宣布首批充电场站正式上线,分别位于位于广州、上海和合肥三座城市。根据官方数据,其充电峰值功率接近300kW,充电5分钟续航可增加218km。据此前消息,2024年星途星纪元将围绕全国...

联手中石油 昊铂免费充电联盟再扩容

2月2日,Hyper昊铂官方宣布即日起,中石油正式加入昊铂免费充电联盟。昊铂全系车主,可在中石油下属充电站内享受终身免费充电服务。昊铂与中石油将在充电补能、以及更广泛的能源领域展开深度合作...

2023乘用车市场年度总结及2024年预测

2023年汽车产销量再创新高,从年初特斯拉大幅降价,拉开价格战序幕,到地方政府联合车企开展补贴,再到国补退场,国六标准实施等一系列事件贯穿全年,对汽车消费持续拉动,同时也加速市场优胜劣汰,这...

充电更便利 极越接入极氪能源充电网络

日前,我们从官方了解到,极氪能源正式接入极越App充电地图,届时新增近千个站点。据悉,极越与极氪能源实现互联互通,极越将陆续接入全国范围内极氪能源自建充电站。官方表示,3月2日11时起,极越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