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快汽车新闻
太阳能光伏网

负债超红线,快狗打车上市"割韭菜"?

6月24日,快狗打车终于登陆香港联交所主板。三名货运司机与公司高管齐聚一堂,在舞台中央敲钟,画面可谓其乐融融。

但故事似不如看上去“美好”。

递交招股书一年间,快狗打车直接从行业第二掉队至第三。亏损额同比扩大32.67%,四年内未盈利,“未来三年也不会盈利”,深陷“烧钱”补贴的赛道泥潭。

同时,富途牛牛数据显示,快狗打车2021年的资产负债率为227.82%,大幅超越“安全红线”。

企业披露的活跃司机人数,仅占注册司机数的4%,疑似大规模“幽灵司机”对数据“注水”。

尽管快狗打车开盘首日一度涨逾7%,似乎显示出资本市场对其信心。但连年亏损,增长乏力的快狗,靠什么撑起110亿港元的市值?

八年“亏”上市,上市亏三年

“我们没有想过去怎么挣钱。”

2018年,快狗打车创始人陈小华曾对外放下这句“狠话”。

这位出身湖南农村的80后创业者,或许也没料到自己竟一语成谶。

到了2022年,8岁的快狗,依然没挣到钱。

据招股书披露,2018-2021年快狗打车总营收由4.53亿元增至6.6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约为9.91%,累计收入21.92亿元。

目前,快狗打车主要涵盖三大业务,分别为平台服务、企业服务、增值服务。其中,平台服务就是公司主营业务,面向普通用户的同城货运。2021年,该业务占总收入的39.1%。

企业服务则是为企业客户提供同城物流服务,2021年该业务占比56.4%,撑起了营收的半壁江山。而增值服务占比为4.5%。

粗略一看,收入不算少。但架不住亏损更多。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快狗打车净亏损分别为10.71亿元、1.84亿元和6.58亿元,2021年净亏损为8.73亿元,同比扩大32.62%。累计总亏损27.86亿元,为总收入的1.27倍。

同时,2021年快狗打车,快狗的负债总额是其现金储备的十倍,资产负债率为227.82%。这意味着,企业的债务总额已经越过公认70%的安全红线。

快狗打车还透露出,将继续亏下去的信号。招股书显示:“考虑到业务投资计划,预计公司2022-2024年仍将继续产生亏损。”

“烧钱”营销,转化不佳,成为快狗难盈利的核心原因。

2018年,快狗打车营销支出为5.24亿元,占到总收入的115.7%。同年,公司行政费用为3.26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为71.9%。

或许是意识到,“烧钱”也需要克制一点。2019年和2020年,快狗打车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96亿元和1.95亿元,占收入的比例为54%与36.7%。

但世上福祸总相依,货拉拉瞅准机会“背刺”快狗。

2019年2月,一场单方面的“烧钱大战”打响。本来就比快狗便宜的货拉拉,铁了心把运费再降40%,由3元“跳水”至1.8元。

尽管办法有点损,但效果还是有的。

补贴不久后,快狗被爆出大量裁员50%的消息。

有报道称,快狗此前裁员是因为人力成本、运用成本过高,外加业务模型有问题,不挣钱,业务增长疲软。现在大环境不好,投资方也很谨慎。

对于快狗来说,“烧与不烧”成为莎士比亚式的二难问题。

烧钱,可能活得不好,但不烧,好像活着都难。

有分析人士表示,同城货运平台的受众,通常都是“唯价格论”者。也就是说,无论是ToC还是ToB的客户,基本都很少有品牌忠诚型客户,哪家便宜找哪家才是游戏规则。

同时,滴滴货运、满帮与顺丰同城等巨头的入场,更是把同城货运的游戏模式调到Hard级别。在大环境如此“内卷”的情况下,快狗打车不得不继续加大补贴的力度。

财报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用户补贴高达1.15亿元,占到了总营销费用的24.4%。在招股书中,快狗也预计公司未来三年仍将继续亏损。

无法避免的持续高额补贴投入,也昭示了快狗的无奈。

平台经济的世界里,几乎没有真正的“护城河”。

2020年,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还显示,货拉拉的市场份额第一,为54.7%。快狗打车第二,为5.5%。等到下半年,做网约车起家的滴滴直接杀入同城货运服务市场,一年半就把快狗“挤”到了第三。

据统计,以2021年各平台交易额为基准,货拉拉的市场份额为52.8%。滴滴货运以5.5%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二,快狗打车的市场份额为3.2%

有分析人士表示,作为最早入局同城物流的企业,早期的58速运在中小企业的B端运输更有优势。但在与货拉拉的竞争中,58速运为了抢占客户量,将更大的资源投入到了C端的竞争,导致其排位出现滑落。

赛道黄昏,“幽灵司机”泛滥?

对一家上市公司来说,选对赛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元宇宙、web3.0和NFT的故事,都能被创业者讲出花儿。

与之相对,平台经济更被衬出一股“老旧”感。

近几年,国内物流市场一直保持在10万亿的规模,市场早已经进入了发展的红海,行业整体增速在趋缓。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12月31日,公司分别有约1450万名、1980万名、2400万名及2760万名注册托运人,以及130万名、300万名、420万名及520万名注册司机。

截至2021年末,快狗打车有520万名注册司机。但实际上,2021年快狗打车的“活跃司机”数量仅为21.35万,仅占总数的4%。

注册数上涨,活跃数却下滑,快狗打车还剩多少“真司机”?

2021年前三个季度,“真实”接单司机仅占注册用户的3.4%。这意味着,真“假”司机的比例愈发悬殊,超过96%的快狗打车司机是“幽灵司机”。

而货运司机们“出逃”的直接原因,是快狗打车平台不断提升佣金抽取比例和会员费用。4年,抽成的比例翻了一番。

据招股书披露,快狗打车中国内地市场的平均抽佣率,由2018年的5.8%增长至2021年的12.0%。4年涨107%。同时,海外市场的平均抽佣率从2018年的4.5%,增长至2021年的9.2%。

会员费更是从2019年时的最高498元,涨至2021年的2079元。经计算,3年间涨幅高达317.47%。

尽管,此举确实能推动毛利率增长。快狗打车的毛利从2018年的23.0%,增至36.6%。但对于用户增长来说,只怕起到了“反作用”。

不仅司机少了,托运人的数量也在减少。

2018-2021年,快狗打车的注册托运人以平均24.25%的增速逐年增长。2021年共有2760万个企业及个人用户注册账号,同比增长15%。

但平均每月在平台完成托运订单的活跃托运人数,却出现了连续的负增长。2020年,快狗打车的月活跃托运人为56.95万名。到了2021年,只剩48.36万名,同比下降15%。

2020年,快狗月平均托运订单量为213.23万单,2021年降至199.01万单。一年之内,就下降了19.6万单。同时,快狗2021年月度GMV为1.55亿元,上年同期为1.87亿元。

似乎暴露出了增长的“颓势”。选择在此时进行上市急冲刺,恐怕也是想在彻底“掉队”前最后一搏。

缺乏显著的成长与造血能力,快狗打车正眼看着市场份额与司机资源双流失。

当前的竞争局面是,货拉拉市占率第一,虽然其在C端份额不高,但在互联网同城货运行业中业务占比达50%,老二是滴滴。处在第三位置的快狗,不知如何计算IPO助其翻盘的概率?

毕竟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是,B端市场货运业务,在物流路线、时间、供需等细节方面相对稳定,一旦企业的经常性配送需求和企业、司机等建立起联系并达成合作适配,此时网络货运平台大概率会被“过河拆桥”。

58系最后的荣光?

同时,快狗之所以忍着流血也要上市,一个重要的原因,或许因为它是全村(58系)最后的希望。

自2005年创办,58同城有过相当一段时间的高光时刻,获得大量融资。

58矩阵铺陈广泛,在多个细分市场都有业务布局,包括并不限于同城物流、二手交易、汽车与房屋交易,以及家政服务等业务。

虽然摊子铺得广,但真正跑出来的不多,58系日渐凋零。尤其是在996、“反贝壳”等事件后,58的品牌形象逐渐打折,甚至被冠以“骗子集团”的名声。

直至2020年9月,58同城在私有化并购后从纽约退市,彼时其市值约87亿美元,该数值距其高光时期跌滑约1/3。

关于退市,58方面解释称,迫于美国资本市场对其严重低估。

为翻盘,58同城开启了大规模洗牌,公司业务被拆分重组。由此快狗打车、车好多、安居客、天鹅到家等多家公司应运而生。

有分析人士认为,姚劲波此举的打算是,孩子多了好打架:拆分后子公司各自重新上市。

但上述业务公司在各自的行业淘洗中表现平平,逐渐失去声量。

此外,58系的口碑在不断地舆论危机下,持续下落中。安居客与天鹅到家皆因经营方面问题无缘IPO。

这种情况下,在58内部快狗可能是最后的盼头。不过,外界认为哪怕快狗上市成功也难挽尊,何况其还存在合规性风险。

2021年,网信办发布的《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将数据处理活动纳入网络安全审查范围。要求掌握超过100万用户个人信息的运营者赴国外上市,必须审批。一般审查期限是45天,特别审查期限可以延长到90天,整个审查办法从2022年2月15日正式实施。

快狗打车认为其不属于数据安全审查的对象,理由是其法律顾问认为香港并非国外,赴港上市不存在需要被网信办审查的情况。

证监会的惯例是会将赴港上市视为企业境外上市,关于这部分判定还有待政府相关职能部门的解释。

不过,据悉近一年的时间内,快狗打车注销了一批资质欠佳的托运人,宣布成立司机服务委员会,探索平台“共治”新模式。

今年1月,交通运输部对满帮、货拉拉、滴滴货运、快狗打车4家公司进行约谈,指出货车司机集中反映互联网道路货运平台随意调整计价规则、上涨会员费,诱导恶性低价竞争,超限超载非法运输等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上述风险并未在IPO中得到披露,这或将未来投资人的集体诉讼预留隐患。

或许抵着风险上市的背后,是关于募资心切的一场豪赌。

最新相关

自动驾驶领先特斯拉 集度"2028计划"

8月8日,集度首届汽车机器人生态伙伴大会在其刚刚落成的上海嘉定总部举行,该总部命名为JIDU ROBO BASE,意为"汽车机器人基地"。会上集度CEO夏一平宣布"2880计划"即2028年全年可交付80万台汽车机...

"灿谷好车"低价布展成经销商销量密码

美国上市汽车交易服务平台灿谷集团推出一款专门针对汽车经销商的B2B服务小程序"灿谷好车",为车商提供一步到位的交易、物流、金融、保险和其他汽车信息相关服务。小程序于2021年5月一经推出,便...